专控奇怪冷CP的爬墙王 CP可拆可逆 还喜欢拉郎、xover和水仙 ✧ ̄︶ ̄✧
整理癖/收藏癖/强迫症没药医 肉文在不老歌
BBC&CBS Sherlock麦莫麦+all莫all+夏麦
SS拉隆+拉all拉
堺雅人水仙
Karl Urban中心
Transformers一生推
脸强脸FirthStrong今生前世
蛋哈+all哈+哈梅
Merlin/Q拉郎
Kylux垃圾船
wow怒风兄弟

冷门控

【Kingsman】Harry/Merlin,晚归 END

标题:晚归
配对:Harry/Merlin
级别:NC-17
声明:角色及背景不属于我
其他:Harry学电影里那个007消失去度假了。直到他突然醒悟,归来时Merlin身边已经有人了,不知道他还来不来得及把Merlin追回来?

 

 

 

外面漆黑一片,远处有滚滚雷声传来。寒气被厚厚的天鹅绒窗帘隔绝在外,仿壁炉设计的暖气让房间里热乎乎的。Harry拉开深蓝色的窗帘瞧了瞧,马上又把那一丝缝隙给合上了。这就是最舒适的夜晚之一了,外面逐渐下起了瓢泼大雨,把窗子都敲得“叮叮叮”响,让人怀疑下的是不是冰雹。

 

下楼给自己倒了杯热可可,Harry穿着绒毛拖鞋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。房间里的陈设和他在伦敦的家具相比不值一提,不过已经是他能够在这个地方找得到的最好的家具了。由于他一天都没出门,所以没有用发胶的必要,他那头柔软蓬松的卷发变得有点乱糟糟,还有一缕发丝顽皮地垂到了他的脸边。那杯可可尽是香精的味道,扎在舌头上甜腻得可怕。这是Harry从Galahad头衔里“逃脱”第二年了,也是让他开始觉得这一切已经变得无聊的开始。

 

他左边额角上有一道疤,Valentine给他留下的。Harry习惯将头发向右梳,所以他的这道疤一点也不能被遮住。他是很介意留下这样的伤痕的,身上的倒还好,留在脸上着实有点破坏他的英俊。不过他遇到的所有人都说,这样让他变得神秘,更加富有魅力。不知道Merlin会不会这么想,他出事后还没再见过Merlin。

 

说真的,即使Valentine怕血他也该找个别人来检查一下他到底死没死。感谢上帝和Harry多年习得的反射能力,他躺在地上努力把意识集中起来,要是有人上前查看他,他就能及时反击了。不过并没有谁走过来查看,这点他一定要记下来,写到Kingsman的守则里——别对看似已经死了的敌人大意。不过他也是真的撑不了多久了,子弹毕竟确实地擦到了他。很快Harry就在失血和疼痛中陷入了昏迷。

 

再次醒来后整个世界都变了。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自己评估了一下,身体似乎没有太多的损伤,除了头部。他没失忆,也没丧失活动能力,这真是太好了。躺了一会,医生和护士一个都没瞧见,外面倒是忙忙碌碌的吵极了。他下床打开门,走廊上到处都是人,急救床拉过一个又一个手上的人进手术室。究竟发生了什么?Harry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,Valentine的阴谋又到底怎样了?他是否已经安全?特工本能让他选择销声匿迹。

 

一周内他就搞到了美国的假身份,在一个小村子里躲了起来。网络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,几乎是所有事。他头上还包着绷带,敲着这台笨拙的二手电脑,无线网卡得要死。新闻里永远都没有事情的全部真相,但Harry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。

 

世界安全了,Kingsman摆平了Valentine。Harry在床上舒展了一下身体,是他回去的时候了。是吗?这几天他过得不如以前精致,他没有那些华服和高档的用具,甚至其中几天过得非常的“狂野”。他以前来过很多次美国,有出任务也有度假。但是他往往都出没于那些高档场所,从没有在黑帮卧底过,也没出入过贫民窟。甚至连一般民众都没扮演过,所以他一到这个鬼地方反而兴奋地几乎搓起手来。

 

就当是度假好了,反正他这次是真的半身进了鬼门关,就算久一点不回去也没关系。还有Merlin呢。他对他的老友是如此信任,神奇的Merlin可以搞定一切,而且Kingsman又不是离了Harry Hart就无法运转了。倒是离了Merlin,可能就会出问题。

 

他就学着电影里的James Bond那样,整整一年都很尽职地扮演着一位早就身亡的,现在在户籍上已经不存在的消失人口。没有给任何人透露一点线索,哪怕是Merlin。当他游历过美国大部分土地,亲身参与了一些奇闻异事后,他开始闯荡全世界。这是他年少时候曾经有过的幻想,可惜他的贵族少爷身份时时刻刻牵制着他。他把那些记在脑子里,等他回去以后他一定要好好和Merlin说说。他是打算回去的,当时机成熟以后。很快雨林里留下了Harry的踪迹,沙漠被他征服过,他采集过雪山的雪水,在南非差点又一次丧命,他甚至还得到了全球独一无二的陨石。当这一切都满满地填充了他的时间,他搜刮脑海里的珍藏,向Merlin倾吐的欲望一股脑儿涌了出来。

 

他再次回到美国,听说Kingsman最近的主要活动范围都在美国。他是能分别出那些是Kingsman的行动,但终究对其中发生的事不得而知。Harry是向来不愿意被叫成Statesman的,他们英国总部的人每次都是说他们只是被美国分部借出而已。他好几次看到成为Galahad的Eggsy成功地完成了任务,那身影和他自己竟然十分相像。Harry心里十分欣慰,不过Eggsy到底还年轻,说不定什么时候回出差错。Harry一边暗地里保护着他,一边寻找他回归的时机。向Harry这样厉害的特工,年轻时也犯过错。他是不记得他回来时带血的衬衣,以及自己如何得狼狈。当年的Harry还不习惯用发胶,一头叛乱的卷发生机勃勃地乱翘着。无人忍心苛责他,因为卷发不仅没有折损他的绅士气息,还平添几分特殊的可爱。他笑起来,用脸颊上的酒窝回应Merlin的怒气。他不记得伤口有多疼,他是多么迫不及待渴求一张能够让他熟睡的床,挑剔如Harry此刻即使有张椅子都能睡过去。唯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Merlin焦急的面孔,这么多年那么多次。尽管Merlin逐渐也变得成熟隐忍,他不再对Harry受的伤大惊小怪。但是从他那双大大的眼睛深处流露出的关心,总是不能逃过Harry的视线。

 

他等待着时机,当Kingsman需要他的时候再出手。他等了很久,很久,真的很久。Eggsy让他热泪盈眶,这孩子太优秀了。他像Harry,又不像Harry。他把Harry面上的绅士学了个遍,内里又十分滑头。他不仅不按理出牌,还打破了Kingsman很多规矩,但是他却十分地听Merlin的话,从来不叫他担心。

 

最后Harry实在忍不住了,怎样都找不到他出场的机会。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!他不是真的想退场。有一天他悄悄回来探望魔法师,意外地发现Merlin身边已经有人了。

 

乔装过的Harry偷偷地跟在他们后面,那个男人没有Merlin高,一头暗金的头发,眼睛蓝的不行。Harry敏锐地察觉,这个男人高档的西装下包裹着一身强壮的肌肉,恐怕是他们的同行,但显然又不是Kingsman的骑士。Kingsman从来没有这种风格的人,太轻浮了,又不似James那番彬彬有礼,Harry不屑地评价着,着急地看着他似有似无地和Merlin接近着。这种若即若离的气息太撩人,魔法师脸上出现迷醉的神情,好像已经被他吸引住了。他竟然还送Merlin回家,好在Merlin没让他进门,把那扇Harry熟悉的红色木门关在了他的鼻尖上。

 

那人开一辆阿斯顿马丁BD5,钻进车里的时候还向Harry点头致意,他早就发现Harry偷偷跟在后面了。Harry气呼呼地不理他,绕过他直径走向Merlin的屋子,站在门口。那位先生不以为意地耸耸肩,开着他银白色的爱车离开了。

 

Harry站直了理了理衣服,这就是M&S里随便买的衬衣。他也许不像从前穿着西装那样吸引人了,他想。他思考过很多次和Merlin再相见的场景,没有哪次他不是抬头挺胸微笑着说:“我回来了。”但是他现在站在那显得有点不自信,因为他一时冲动没有打理好自己,没有用最风光的一面来见他。而他想象中的Merlin会热烈地迎接他,或者就像是007回来那样,再不济也是Sherlock回归时那种结局。

 

他敲了敲门,一会后门打开了。直到这一刻,Harry才发觉,他摊上大事了。

 

因为Merlin看了看他,然后点点头说:“Harry,你的住处已经回收给Eggsy了。不过他会很乐意让你住上一段时日,直到我们给你安排一个新房子。你有什么特别的区域想要住,或是其他什么需求吗?”

 

Harry竭力掩饰住他那个目瞪口呆的傻样,Merlin竟然如此冷静,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。仿佛他不是死去一年后突然回归的老友,而是公司里交情不深刚出差一周回来的同事。当夜Harry回到原先的房子里,Eggsy高兴疯了,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他的好男孩力气大的像头小牛,还在他脸颊上留下湿漉漉的一个吻,这又像被泡菜先生舔了一口。他以前训练了它好久别那么做,它勉强学会不去舔别人,但还是照样会舔Harry和Merlin。Eggsy拉着他说了一整个晚上,全都是他在说,说Harry离开以后发生的事。有的是他在任务中遇到的事,还有他的感慨,提到一两句Merlin一直和他们在一起,而且也很想Harry。

 

“Merlin看到你回来也会很激动的。”Eggsy给他端来了他调的马丁尼,尝起来像模像样。他想说他已经见过Merlin了,对方并不如他口中所说——见到他十分激动。不过他已经很累了,他和Eggsy道晚安,就躺回床上去了。今天他没做什么需要消耗体力的事,主要是他的心过于震惊,难道他对Merlin来说算不上什么吗?柔软的床和埃及棉的被单没给他带来一点安慰,屋子里太安静了,Harry都听得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

第二天他跑去Kingsman总部,要求恢复他骑士的身份。

 

“我觉得其实你可以趁这个机会退休。”Merlin扶了扶眼镜说。

 

“你是嫌我老了吗?我还能打呢。”Harry已经换上了他惯穿的全套装备,只是头上的疤让他的面孔看起来不再那么和善。

 

“可是现在已经没有骑士的空缺了。你死亡的一年里我们把空缺的部分都招募满了,他们现在都干的很不错了。”其实还是有一个空缺的,就是Merlin不想让他再参与到Kingsman里来了。

 

Harry有点生气地说:“我这不是没死吗。”然后他终于把之前忍住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: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?”他说不出那句“难道你不希望我回来?”这句太残忍,不管Merlin心里是怎么想的,他都不能得到这种待遇。

 

“好像我只是出门买个个甜甜圈,然后排队排太久,直至深夜才归来。”他的嘴角抽笑了一下。

 

“然后我睡过头,第二天早上迟到了,被你一通训。”他想起这一幕,声音又轻柔了起来。

 

“Merlin,你不怀念这些吗?”

 

“我想你还是不要迟到的好,我一点都不想你迟到。”他答非所问,坚持不肯让Harry回归。不过最后他还是大发善心地地说,Harry可以住在总部。

 

Harry失望之极,垂着头走了。他没想到的是,失去Harry的每个白天对梅林来说都是夜晚,每个夜晚都是白日。Merlin看也不看耷拉着肩膀的Harry,对他冷冰冰的,看也不看他。直到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,他才靠着门坐了下来,形象全无地哭了起来。

 

Harry走出去逛了几圈,Kingsman大宅变得很陌生,他都想不起原来他和Merlin肩并肩走在一起的场景。他真的要退出吗?让随便哪个陌生人取代他的位置,让自己从Merlin的生活中消失吗?他承认从前的Galahad太任性,他占据了Merlin几乎全部的注意力,却不给那些注意里包含的期待一点回应,以为他们的关系会持续到永远。他放任自己想象了一会Merlin没有他的生活,发现不是Merlin需要他,是他需要Merlin。

 

他已经走到了大宅门口,原本他想既然Kingsman和Merlin不需要他了,那他留在这里也没用,只是徒增伤心。等他突然想通这点,他回头看了看最上面那扇大窗,那就是他们刚才谈话的地方。突然Harry狂奔起来,完全不顾他因为奔跑变得乱翘的头发。跑到上面他放慢了脚步,走到门前调整呼吸。现在他是很颓丧,心里被阴云塞满,但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。敲门前他听到了门后的声音,他是真的以为Merlin是不要他了,直到这一刻。他内疚地想要拔光自己的头发来赔梅林。

 

也许现在不是最佳的机会,他不会趁人之危。而且Merlin一定不愿给他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,Harry停下了举在了半空中即将敲上门的手,沿着来时的路线退了回去。

 

Merlin很快就哭够了,擦擦眼泪站了起来。在他以为Harry死去时他都没这么伤心过,他只是不懂为什么Harry要做这种事?他已经为Harry伤心过太多次,这次难道不是最后一次了吗?以前那些Harry都不是故意的,他知道Harry Hart天性如此,这也是他的魅力之一。

 

当他出现在Merlin门口的时候,那有点软绵绵的蓝格子衬衣,加上他拉着一边袖子的样子,让他在Merlin眼里看起来温暖而真实。远比过去的Harry Hart还好。其实只要Harry回来了,怎样都好。无论他是完好的,破碎的,还是一点过去Harry的样子都不剩了,只要回来了就好。Merlin迟早会原谅他。

 

一段时间后,Merlin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,让Harry做了Arthur。Harry为Merlin能够完全原谅他做着积极的努力,变得听话了许多,甚至连Eggsy都连叫着没眼看。总之,Harry答应Merlin,再也不会跑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。Merlin总是给他太多宠爱,一段时间后他对Harry说话时口气有所缓和,也愿意与他亲近一些。

 

Harry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?

 

还没完。

 

Merlin说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完全适应,毕竟当初Harry离开时他是那么的心碎。Harry积极地没事就凑在他身边,有事更是寸步不离。

 

“这是做什么?”一天下班后,Merlin揉着腰回家,长时间的坐着累积的劳累终于在他身体上有了反应。他原先还奇怪为什么今天一天都没看到Harry,也许是有别的什么分散了他的注意力?Merlin也没多想,直接回到了家。他一开门就觉得奇怪,平时到了晚上会自动打开的小夜灯并没有被开启。他直觉家里被闯入了,看门却没有痕迹。Merlin开启了眼镜的夜视模式,好像窗子也没有被撬动的迹象。这么说来,他放松了下来,心里有点数了。

 

果然在他打开客厅的门后,那里站着Harry。Arthur特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燕尾服,站在一张点了蜡烛的餐桌后面。“今晚我特意做了晚餐,希望你喜欢。”Harry很喜欢研究菜谱,不忙的时候Merlin尝过几次,味道好极了。可想而知今天这桌花费了他一整天时间的晚餐会有多好吃了。

 

Harry很绅士地帮他拉好了椅子。

 

“Merlin,我不在的那段时间,你都是怎么过的?”烛光晃悠,显得Harry面孔格外温柔。那道疤给他添加了几分邪恶的味道,但是他的内心纯洁如初。就是Merlin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与他毫无芥蒂,也许就在今晚?

 

“就和平时一样,新人的素质都很不错。”

 

“那你身边有人吗?”

 

Merlin摇摇头,逃避似的喝了口酒。

 

“我上次来你家,看到的人是谁?就是那个金头发,开着辆阿斯顿马丁BD5。”

 

Merlin差点被噎住,他算是知道Harry是怎么回事了。看着Harry假装不在意的脸,Merlin玩心大起。他故意说:“最近我们走的还挺近的,他是MI6那边的特工。”这句话既可以理解为他们私人关系不错,同时后半句的补充液可以理解为他们因为工作才关系密切。这要看Harry怎么理解了。

 

“有多近?”Harry没注意到他的语气太僵硬了。

 

“忙起来好几天都要留宿在我这里吧。”

 

Harry默默捏紧了拳头,Merlin一看他这样,自觉似乎太过了点。他说:“你不是一直有在关注我们的动向吗,那你也知道最近我们和MI6在分享信息。他和我比较熟才派过来,我们认识很久了,只是个老朋友而已。”Harry恐怕只听到了他们认识很久这几个词。

 

他把椅子刺耳地向后一挪,站起来走到Merlin边上单膝跪下,眼睛里是受伤的神情。

 

“我们也认识很久了。”那双眼睛湿润地望着他,Harry牵起他的手,在上面印下一吻。

 

“Harry……”他说不出话来,低头看着Harry用嘴唇抚摩他的手背。

 

“他……我和他没什么的,啊你知道吗,他是007。”

 

“James Bond?”

 

“对,不是电影里那个,是真实的那个。”

 

“你说你们没什么?”Harry站起来了,手臂放在Merlin肩膀上。他们靠的太近了,Harry几乎要把Merlin圈在椅子里了。

 

“我们就是普通朋友。”

 

“我和他谁比较厉害?”

 

这个问题让Merlin笑了起来,他说:“Harry你好幼稚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得到了Harry的吻,这一次是吻在Merlin嘴唇上。



后面会被屏蔽这边走


SY or AO3

评论(4)
热度(45)

© 银河系放羊指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