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控奇怪冷CP的爬墙王 CP可拆可逆 还喜欢拉郎、xover和水仙 ✧ ̄︶ ̄✧
整理癖/收藏癖/强迫症没药医 肉文在不老歌
BBC&CBS Sherlock麦莫麦+all莫all+夏麦
SS拉隆+拉all拉
堺雅人水仙
Karl Urban中心
Transformers一生推
脸强脸FirthStrong今生前世
蛋哈+all哈+哈梅
Merlin/Q拉郎
Kylux垃圾船
wow怒风兄弟

冷门控

傲慢与偏见与吸血鬼,Mike/Nosferatu+Nosferatu/Darcy (三)

标题:傲慢与偏见与吸血鬼
配对:Mike/Nosferatu+Nosferatu/Darcy
级别:NC-17
声明:角色及背景不属于我
其他:Nosferatu被Mike囚禁以后,百般不得挣脱。之后Mike终于找到办法强迫他归从。有时候夜深人静,他看着Mike熟睡的脸,忍不住想起白百年前属于他的那个人类。这是否是惩罚他的一种轮回?



(三)

 

(本章有部分虐待场景,慎看)

 

结果他第二天就来了,晚上的时候Christine突然崩溃了,他说什么也没用。Mike握了握拳头,选择让她一个人待一会。一小时后Mike端着一杯水进来,她哭累了靠在床头。Mike就在她不远处的地方停下来,把水放在桌上。Christine在他出去后把这杯带有安眠药的水给喝了,她大概要明天才会醒过来。

之后Mike驱车驶向别墅,他开门进去的时候,吸血鬼正躺在床上号哭。眉头全都纠结在一起,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脸上掉下来。他正用Mike的丝绵被子擦眼泪,见到Mike进来,马上把嘴给闭上了,安静得像根白萝卜。

Mike疲惫地搓搓脸,拉过椅子坐下。Nosferatu从头到尾都盯着他瞧,警惕着Mike的一举一动。Mike走过去把链子搞松点,又摸摸口袋,被吸血鬼看得不自在起来。他的目光随着Mike的手钻进口袋,不自觉吞咽了一下。Mike拿出了血袋丢给他,吸血鬼接住抱在怀里,一动不动地瞪着眼睛。大概是还记着Mike前一天说的话,以为Mike真要把他丢在这里,或者突然暴打他。他不确定Mike究竟是在打什么注意,在Mike也坐到床上的时候犹豫着要不要挪开一点。

最后饥饿战胜了理智,Nosferatu打开血袋喝了起来,目光也一直没从Mike身上离开。Mike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回来了,他觉得烦躁,差点和Christine发脾气。Mike冒了点风险向他靠近了一点,他具有迷惑性地说:“让我们轻轻松一点吧。你身上的铁链要密码才能打开,我要是死了,没人能帮你解开。这里不会有人来,等到警察终于想起来找我,那时候你也早就饿死了。要是那时候你还活着,想想他们会对你做什么。”Nosferatu慢慢地喝着血,听他说话。“他们会像我这样喂你吗?”Mike伸出手,Nosferatu皱起了眉头。“嘘,别反抗了。”他把手摸上Nosferatu的脸,在那里摸了摸又转向脖子,最后是耳朵。

又是耳朵。Nosferatu低下了头,手里捏着血袋,嘴唇上像抹了口红一样。Mike的手仔仔细细地抚摸着他的耳朵,那里的轮廓被一一描绘,耳垂被指腹揉搓,连耳朵尖也不放过,几乎就是爱抚了。Nosferatu无奈地让他为所欲为,Mike得对,他没办法自己解开铁链只能依靠这个人类。

喝完这袋他躺回枕头上,这么点根本就不饱,不过好过一点都没有。Mike也在他边上躺下,Nosferatu瞥了瞥他,他闭着眼睛,在Nosferatu的视线里只有一团轮廓。刚喝完的那点血让他好受一些,加上昨天也有进食,他的视力在逐渐恢复。他把眼睛也闭上,枕头很柔软,现在是白天他开始觉得困了。昨夜他一直在挣扎之后哭到下午,几乎一合眼就差点睡过去了。

要不是Mike和他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你有名字的对吧。”

他警觉起来,关于Mike的事他不能马虎,这关系到他的性命。他强行让自己清醒起来,嘴里发出一些“呜呜”声表示自己不能说话。

Mike翻身压到他上面,吸血鬼睁开了眼睛。他的双手没被铁链拉得伸到床头,恰好能捉着被子挡在他和Mike之间。Mike被他这样子给逗笑了,这个吸血鬼正试图把自己缩进去。他把被子拉下来,捏住吸血鬼的下巴,看他兔子一样的尖牙。不过他是不敢碰的,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把手放进吸血鬼的嘴里。

“你和常见的那种吸血鬼不太一样。”要是他指的是那部电影……那他宁可去吞大蒜,Nosferatu和普通的吸血鬼是不一样,但寻常的吸血鬼也不是那个电影里那样!他希望他能够说话,就能把这件事告诉Mike了。

“你怎么会一点毛发都没有,应该是天生的吧。”Mike的拇指在他眉框上滑动着。“我有好多问题,你要是能说话就好了。”Mike以为是因为项圈的关系,他把手放在那里,感觉不到Nosferatu的脉搏。他又把被子拉开了些,让Nosferatu的手臂伸开。吸血鬼的胸膛白得像纸,Mike打赌这个身体里也没有心跳,甚至连心脏也没有。Mike的手掌覆盖在上面,吸血鬼十分安静,只有几乎感觉不到的呼吸的起伏。他没有心跳,呼吸也很微弱,Mike这才真实地感觉到,他是捉住了故事里的生物。
在他出神着迷地观察Nosferatu的时候,Nosferatu因为人类温暖肉体的靠近而再次感到了饥饿。他听得到Mike血液流动的声音,特别是颈动脉附近。还有他那颗“怦怦”跳动的心,Nosferatu的瞳孔改变了,嘴唇翻动着露出牙齿。

Mike立刻察觉到了他的变化,按下了手里一直捏着的遥控器,铁链又被拉紧了。他跨坐在吸血鬼的上方,紧紧地压住他,眼神变得残酷。Nosferatu绷紧了嘴角,这是他在饥饿中无意识的本能流露,他现在还不打算反抗Mike。他是计划着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找机会逃走的,但不是现在,Nosferatu不是头单纯的野兽,他自认为远在人类之上。等到了他恢复自由的时候,他要Mike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。

Nosferatu摇摇头,嘴里说着Mike听不清的支支吾吾。Mike不顾他这种可怜的表情,自顾自地走了出去。Nosferatu觉得这并不是件好事,Mike一定是去拿伤害他的东西。

这个用来度假的别墅藏有Mike很多个人物品,也有出于兴趣采购的用来娱乐的东西。那些东西带来的愉悦感远大于疼痛,要是使用得当的话。所以Mike暂时还不打算使用那些,眼下这个吸血鬼需要惩罚,而他,也需要发泄。

他倒了杯红酒,看起来很像Nosferatu刚才喝的那袋东西,只是不那么稠。把被子放在桌上,Mike一边走一边松开领带,在进门前顺手拿上桌上的另一样东西。

是一个银制的烛台,只是用来做摆设的,从来没点过蜡烛。Mike把上面白色的蜡烛掰下来,然后坐在椅子上。吸血鬼把他手上的东西看得明明白白,他的呼吸加重了,那个瘦骨嶙峋的胸腔徒劳地起伏着。这个人类今晚不可能再大发慈悲,他用一块手帕仔细地擦拭着烛台上面尖锐的部分,把上面蜡烛的残留物全部清理干净。等他做完这件事,就站起来回到床上,再跨在吸血鬼上方。刚才和烛台一起拿进来的还有一把小刀,他显是用小刀从Nosferatu的脸上往下划,一直到胸口下方腹腔的位置。刀刃还没到达那里之前上方应该有伤口的起伏就愈合了,只留下血红色的一道线。Nosferatu不觉得有什么疼痛,他是个有着丰富经历的吸血鬼,他受过许多伤,对寻常武器有着非凡的忍耐。

Mike冷笑一声说:“如果是换了这个呢?”一边对着他举起烛台。Nosferatu刚才就嗅到了银的味道,Mike手上那个尖锐的东西也在灯光下闪闪发亮,一切都如他想象那样。

Nosferatu用力摇晃着头在他还没发出任何声音前,Mike就用力把烛台扎了下来。他最大限度地发出一声尖叫,像把破了的风琴,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蹦了出来。Mike慢慢把烛台尖拔出来,吸血鬼腹部出现一个窟窿,血从里面激流而出,忙不迭地染红了Mike昂贵的被子和床单,这次伤口没有消失。

“看来我对你是太好了,你需要一点惩罚。”Nosferatu还没做好迎接下一波的伤害,烛台尖就像暴风雨一样落了下来。Mike避开了致命的部位,最大限度地给他伤害,Nosferatu连连哀叫,一口浊血从口中喷出,溅红了Mike半边身体。在他稍微劳累一些之后,Mike停下来喘气。吸血鬼躺在血泊中,这个样子让他心里满足了起来。

“得了,你不会死的,我下手很轻我有数。”Nosferatu没有动静,他就又想举起烛台,这时候Nosferatu用尽最后力气握住他的手。

与其说是手,不如说是爪子,那只手上有长长的指甲。他闭着眼睛,握住Mike的那只手其实并没有什么力气,而且抖个不停。他在说话,Mike听不清。

“你说什么?”Mike以为他又在使用诡计,骗他把耳朵伸过去,好趁机咬他。但是他很快就发现,吸血鬼晕了过去。

 

 

TBC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(吸血鬼当然没死)

(闭关去,觉得写的不好,这个梗写好大纲了,我很喜欢这篇,不想随便写写。感觉看得太少,一直写下去也没什么意义,都在走下坡路)

(除了本子外暂停所有更新。)


评论(3)
热度(11)

© 银河系放羊指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