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控奇怪冷CP的爬墙王 CP可拆可逆 还喜欢拉郎、xover和水仙 ✧ ̄︶ ̄✧
整理癖/收藏癖/强迫症没药医 肉文在不老歌
BBC&CBS Sherlock麦莫麦+all莫all+夏麦
SS拉隆+拉all拉
堺雅人水仙
Karl Urban中心
Transformers一生推
脸强脸FirthStrong今生前世
蛋哈+all哈+哈梅
Merlin/Q拉郎
Kylux垃圾船
wow怒风兄弟

冷门控

傲慢与偏见与吸血鬼,Mike/Nosferatu+Nosferatu/Darcy (一)

标题:傲慢与偏见与吸血鬼
配对:Mike/Nosferatu+Nosferatu/Darcy
级别:NC-17
声明:角色及背景不属于我
其他:Nosferatu被Mike囚禁以后,百般不得挣脱。之后Mike终于找到办法强迫他归从。有时候夜深人静,他看着Mike熟睡的脸,忍不住想起白百年前属于他的那个人类。这是否是惩罚他的一种轮回?





(一)

 

地下室角落里有一堆阴影,近距离看的话,是一个苍白的人。

那不是一个“人”,他的皮肤惨白,现在由于缺少水分而皱起来了一点。如果他能忍受住一丁点的日光照在脸上,那么他可怖的深眼眶和尖而挺的鼻梁将吓退任何勇敢的人。不,他的相貌在黑夜中更让人胆寒。如果不是他已经陷入了这种境地,他的确是要叫人吓得尿了裤子。任谁在漆黑的夜晚,看到这白惨惨的影子,向你伸出尖利的爪子,都会腿软成一堆浆糊。

此时Nosferatu气势全无,脖子上紧紧地套着一个铁圈,几乎要掐入他的皮肤里了。

这里大概是郊外,外面很安静,只有清晨时分叽叽喳喳的鸟们在吵闹。

Nosferatu虚弱地听着,他躲在离窗子最远的角落,保证阳光不会照到他。因为他是一个吸血鬼,要是碰到哪怕一丝阳光,都能让他十分地痛苦。他尽可能地把自己缩小,他那么高大,此时那长手长脚都挤在一起,但这是可能是唯一会让他好受点的办法。

房间很高,基本掩埋在地下,除了最上面的那排窗子。他够不到,脖子上拴着他的铁链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。现在只有最左边的一扇小窗是关着的,其余全部被打开了。Nosferatu渴的要死,喉咙里有一把刀片。还好更糟糕的事不会再发生了,现在已经是一天中阳光最充足的时候了。

他哆哆嗦嗦地想要躺下来,他的背疼得不行,整条脊椎都“咔咔”地响。几小时后太阳会改变角度,他才可以不那么紧张地崩在那里。

该死,他想。他听到了有人走下来。

最糟的事还是发生了——那个人来了。

 

“你看起来很饿。”Mike把门关上,看着吸血鬼,他似乎都没有力气抬头看他。

Mike是那个捉到他的人类。第一个晚上他奋力挣扎着,Mike还没能给他套上项圈。地下室四周,特别是门上,都是深深的尖利抓痕。门是合金制造的,可见一个正常的Nosferatu有多凶残。他嘶吼着威胁要把Mike撕成碎片,让他连灵魂都不是完好的。他锲而不舍不间断地破坏着地下室,地下室里所有东西都被损坏了。Nosferatu连一点疲惫都感觉不到,他是没有200年前那么强大了,但他到底不是人类。

直到黎明袭来,他猛地把头转向上方,那躲在他深凹的眼眶里,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太阳!白日要到来了。

他如梦初醒地发现,这个房间上方有一排窗子。这个发现让他浑身一抖,更是嚎叫着抓挠门和墙壁。他还试图从窗子里爬出去,趁着阳光还没真的洒下来之前,逃到可以有遮蔽的地方。地板上所有东西都是破碎的,都被他打烂了。它们全都毫无用处地躺在地上,根本不能起到叠在一起让他爬出去的作用,像是在嘲笑他的无能。要是他的预感在强烈一些,能够预见接下来发生的事,无论如何他都会想办法逃出去的。可惜Nosferatu的预见性向来很差,他曾经做过不少让他后悔的事。

房间里逐渐升起来的热气叫他害怕,由于阳光会灼伤他的眼睛,他只能紧张地盯着阳光射下来的方向。随着光线的位移,他被逼到角落,再过不久,就会真的射到他身上。他被凡火烧灼过,被利刃刺穿过,被子弹也打到过,这些对他来说构不成伤痛。而唯一一次由于好奇而用指尖接触阳光却让他记忆犹新,那是十分痛苦的记忆。如果吸血鬼有灵魂,那一刻他的灵魂一定哀叫着想要逃离身体。

那一次Mike几乎开了所有的窗子,他撑不到中午就要被烧死了。Nosferatu浑身冒着热气,像一堆即将被点燃的树叶堆。窗子那边走来一个人影,是Mike,他关上了几扇窗,好让Nosferatu不被烧死。

在这里他又犯了一个错误,他应该在此时就死去的,这样也好过忍受之后许多年的折磨。

Mike留他在地下室里,独自面对白日的阳光,还有夜晚的饥饿。

他把他关着,像是想要活活饿死他,就这样削弱着吸血鬼的力量。

Mike像平常那样走进来,站在了光与影的界限边,就是光明的那一面。这样保证了Nosferatu 不会突然扑过来,不然的话用不来几秒他就会灰飞烟灭了。

吸血鬼含泪似的看了他一眼,又把头塞回了手臂间。这个古怪的大个子有一双湿润的眼睛,甚至在黑暗中也看得很清楚。这倒是让Mike很好奇,为什么这么一个凶猛的生物,会有着那样的眼睛。

Nosferatu被他控制得很好,就算Mike此时走到他边上,他也连站都站不起来。他实在太虚弱了,要不是害怕碰到阳光,他早就躺在地上了。

于是Mike走过去蹲了下来,用手指触摸Nosferatu的眼睛。吸血鬼逼上了双眼,他的手指就在他眼皮上滑动,Mike能从那薄薄一层的皮肤上感觉到下面的眼球。他的手指稍微用力地在哪按了按,引起了吸血鬼睫毛一阵猛烈的颤动。

“别这样,”他说,语气温柔滴安抚着他。

“我给你带早饭了,或者说,午饭?”他这话给了Nosferatu希望,他抬起头,应该是眉毛的地方扭在一起,沉默地看着Mike。

Mike站起来,走过去打开门。

他对着外面说:“亲爱的,来这里。”

“你要给我看什么好东西?”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和之前来过这里的人一样或者不一样,这又有什么分别呢?

她是Mike一周前在酒吧里遇见的,他带她来这郊外的别墅里。

“进去看看吧,你会高兴的。”把她哄了进去,Mike就快速地关上了门,甚至没留一会看她会有什么表情。因为这个人不是他特别选择的,他只是随意选了一个可能愿意被他带回来的人。无论是谁都可以。

房间里应该被尖叫声给充满了,不过Mike听不见。房间完全是隔音的,除了在窗子开着的时候。Mike倒是不担心这一点,这幢房子在一小片林子里,是他一个过世的亲戚留给他的。周围完全没有邻居,也不会有人路过。Mike小时候经常在假期里来这边,对附近的一切都很熟悉。

他假惺惺地对着门说了声抱歉,就上楼看报纸去了。

第二天早上Mike回来了,女人的乱糟糟的尸体横躺在那儿,Nosferatu饿极了,一滴血都不剩地喝干了。他拖走了尸体,又观察了他的吸血鬼一会才离开。

之后好几天,Mike都没在回来,连打开门瞧瞧他都没有。Nosferatu躺在地上,想着要不要冲进阳光里自杀算了。Mike是不是把他给忘记了?Nosferatu说不准他到底是来好还是不好。到现在为止,除了时不时饿着他,Mike暂时还没做出什么事。他想那些尸体都是怎么被处理的?Mike是什么人呢?他太饿太饿,视线里一片模糊,从来没看清过Mike的长相。他只知道这是一个男人,穿着容易被血染脏的白衬衣。

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,Nosferatu用尽力气坐起来,他不能躺着见他,吸血鬼用这种方式维护着他最后的尊严。

“脸色真不好,最近没好好吃饭?”面对这样的揶揄,吸血鬼想翻白眼,但由于缺乏力气,Mike只看到他眨了眨眼。

他又走到分界上,往常那样蹲下来,向Nosferatu靠近。他感觉有一只吸血鬼在地下室里简直就像养了只猫一样,除了他不是毛茸茸的之外。

之前在第一周,他还没确定Nosferatu饿多久才会毫无反抗。

“我能摸摸你吗?”他突然这样说,犹豫地伸出手。他在顾虑Nosferatu会不会突然咬他,不过吸血鬼看起来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
Nosferatu看着那只修长的手慢慢在他眼前靠近,直到突然拐了个弯摸到了他耳朵上。

通常情况下Nosferatu会立马拧断这么做的人的脖子,不过当下他只发出了一声莫名其妙的叹息。

他的耳朵在Mike手里抖了抖,眼睛紧紧地闭了起来。

现在Mike的视线又落在了耳朵尖上。

 

 

TBC

 

 

评论(6)
热度(18)

© 银河系放羊指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